所謂「困、忘」之病,亦只是志欠真切。今好色之人,未嘗病於困忘,只是一真切耳。自家痛痒,自家須會知得,自家須會搔摩得;既自知得痛痒,自家須不能不搔摩得。佛家謂之「方便法門」,須是自家調停斟酌,他人總難與力,亦更無別法可設也。

源:真是一針見血啊!好色的人從來就沒有覺得自己很難好色。真是經典!只有因為志向不夠真切,才會有困忘。中庸說:「不誠無物」,信然。

 

 

天理原自寂然不動,原自感而遂通,學者用功,雖千思萬慮,只是要復他本來體用而已,不是以私意去安排思索出來。故明道云:「君子之學,莫若廓然而大公,物來而順應。」若以私意去安排思索便是用智自私矣。

「必有事焉而勿忘勿助」,事物之來,但盡吾心之良知以應之,所謂「忠恕違道不遠」矣。凡處得有善有未善,及有困頓失次之患者,皆是牽於毀譽得喪,不能實致其良知耳。若能實致其良知,然後見得平日所謂善者未必是善,所謂未善者,卻恐正是牽於毀譽得喪,自賊其良知者也。

源:本心是寂然不動,物來而應。不是以理智去分辨的,一有念頭便是錯。而這念頭的產生就是顧忌毀譽得失的關係,否則所有的事做起來,都只是自然,做過就忘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ngdoor 的頭像
youngdoor

愛、關係、與療癒

youngdo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貝莉魯迪
  • 我不懂耶~有念頭是錯.
    但沒有念頭又不行是吧.~因為現實世界沒有顧忌很難活下去吧.
    是這樣嗎?
  • 很難ㄅ。
    不過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得清楚的。大概來說是這樣的:

    念頭通常是理智的產物,而且是來自於我們的人格。
    問題是,我們的人格是小時候被塑造的,不是真正的自己。
    所以,人格很多時候是為了保護自己,但也因此而讓我們逐漸遠離真正的自己。
    就像原來明淨的鏡子因為逐漸蒙上灰塵,日積月累,最後就看不清楚了。

    其實很有意思的,人其實很害怕看到真正的自己的,因為已經太陌生了。
    所以,念頭不斷地跑出來,其實是耽心如果有一刻完全空掉,自己還存在不存在。
    這是內在非常大的害怕的。所以,雖然一直說要清淨,但其實內在還是無法真正地相信
    我們自己的內在有足夠的力量引領我們,而不需要倚靠人格這個盔甲。


    youngdoor 於 2010/02/26 08:2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