團體訴說了「角色上身」的故事,引起我的反思。

在心理劇中,扮演輔角(例如演出主角的父親等等)的成員,當整個劇結束時,都要做「去除角色」的動作,以此來還原成員本來的面貌。然而,我們真實的生活,也應該常常做「去除角色」的動作,因為我們常常角色上身後,都忘記原本的樣子了。

常會聽到演戲的人因為太入戲,而在殺青之後,還遲遲無法脫離該角色。而真實的生活中,我們有時也同樣的因著周遭的觀眾(真實圍繞在我們身邊的人)或是虛擬的觀眾(道德規範)而自動地套入角色,然後按著劇本演出。這讓我想起「為自己出征」這本書。書的故事很簡單,說一個一年到頭都穿著盔甲出征的騎士,因為已經太習慣這盔甲了,已經完全與騎士結合在一起了,所以也就忘記如何卸除這盔甲,或是說,卸下這盔甲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。

回到我自己,我也擁有許多的角色,為人父、人夫、人子、老師、心理師、學生、鄰居、國民、地球公民…等等。這些角色是存在的,但是去除這些角色之後,我是誰呢?

我可以在可以的時刻,單純地存在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ngdoor 的頭像
youngdoor

愛、關係、與療癒

youngdo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