嗨!我是丁丁,我是一隻狗。

 

從我有記憶以來,我身上就有一股味道,這味道我不喜歡,但是那被稱為「人類」的動物,那位自稱是我「媽咪」的人類,每次都說我很好聞,這讓她很高興,而且我每次都有好東西可以吃,所以,犧牲一下也沒關係的。

 

但我身體總會慢慢地發出一種味道,一種感覺很熟悉、很舒服,但顯得有點遙遠的味道。這時候,我的「媽咪」就會皺起眉頭,然後把我送到一個地方,把我變回「原來」的味道。呼~那過程真夠嗆的,不提也罷。離開那地方,「我的味道」又回來了。我的「媽咪」又眉開眼笑,直抱著我,又親又喊我「寶貝」,接著我得到了豐盛的大餐。既然生活無法盡如我意,那麼稍微忍耐一下這味道又如何呢!而且可以逗得「媽咪」開心,得到賞賜,日子還不賴。

 

通常我會碰到其他的狗,他們的身上也有味道,雖然跟我不一樣,但我們一致的感覺都是「不喜歡」。偶而,我們會聞到一種令我們狂喜的味道,但我們瘋狂地要往那味道前去的時候,我們總會被拉繩束縛或是突然被抱起來。雖然我奮力地用我的鼻子極力地吸進那味道,但最後還是一絲都無法留存在我的鼻腔,那種失落真令我沮喪。但我的「媽咪」總會用各種新式的treatstoys讓我從失落中重新振作起來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雖然大餐仍舊,新奇的treatstoys繼續出現,但我卻感覺愈來愈無趣,總是望著門外或窗外,期待出門的那一刻,盡力地尋找我心中那一絲的味道。

 

每次出門,我總是奮力地往前,這邊聞聞,聞聞那邊。「媽咪」總是被我拖得不耐煩,老是將我抱起。我極力地掙扎,她抱得更緊,直到我投降。

 

有那麼一次,我的「媽咪」遇到另一隻狗的「媽咪」,兩個人類聊得好不開心。這時候,我們看到一隻味道跟我們完全不一樣的狗,很特別的味道,我們從沒有見過這樣的狗。正當我們立馬準備去跟那隻狗社交一番時,突如其來的,我們倆的「媽咪」都不約而同地將我們抱起,然後嫌惡地說:「哎呦~髒死了,這死流浪狗,去去去~不要弄髒了我的寶貝。」「乖喔~不可以靠近這種狗喔~否則媽咪就不愛你嚕~」我和另一隻狗互看了一眼,心裡想:「這是什麼味道,何以她們就不愛我了?」「如果我弄成那種味道,會如何?」我心中充滿了困惑。

 

又有那麼一次,我不信邪地趁著「媽咪」沒注意,去跟那種味道的狗互動一下,那狗很特別,雖然不被人類喜愛,但他倒是有自己風格,而且覺得很驕傲,反而對我很不屑。我口裡雖然不承認,但心裡倒真的有點羨慕。就在我想更進一步認識他的時候,我的「媽咪」驚慌地跑過來,只聽見「咻~」一聲,只見那狗哀號地跑了,而「媽咪」惡狠狠地瞪著我,我立刻被帶去那個地方,去除我身上的雜味。更慘的是,不但沒有大餐、treatstoys,我還被禁足了。我被關在一個籠子裏,怎麼嗚咽也沒用,「媽咪」看都不看我一眼。就這麼三天,「媽咪」終於說:「下次再這樣你試試看!」我想我學乖了,顯然「媽咪」不喜歡我接近那種狗。

 

時間久了,我忘記了教訓,想起那狗的酷味道。當時我一個人在家,我想著那味道,然後在家裡到處竄,也把垃圾筒翻了(廁所的也不放過),廚餘桶也是。逐漸了,我「原來」的味道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很特殊的味道,說不上來,但我覺得挺酷的。當我聽到「媽咪」回來的聲音,滿懷欣喜地朝她飛奔。原以為會得到個大大的擁抱,得到的卻是她大喊「天啊!」然後用力把我推開。然後惡狠狠地的眼神再次光臨我身上,我突然羞愧到鑽到床下,這下她更火大了。生平第一次,我被修理了。很痛,但我覺得我應得的,誰叫我不乖。我又被送去那個地方,花了很久的時間,我又恢復了「原來」的味道,但「媽咪」還是不願意抱我,顯然她真的非常討厭那種味道。

 

我知道了。我要做「媽咪」的乖寶貝,千萬不可以再白目了。

 (待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ngdoor 的頭像
youngdoor

愛、關係、與療癒

youngdo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軒
  • 真是殘酷的依附啊
  • 恩恩。如果無法尊重個體,就無法給予安全的依附。

    youngdoor 於 2013/04/14 09:55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