物理讓我們知道,施以一個「作用力」,必然會產生相同力道的「反作用力」。

 

所以

「追求」是作用力,「累」就是反作用力。

「期望」是作用力,「失望」與「不滿」就是反作用力。

當「愛是動詞」時,此時的「愛」是作用力,「恨」就是反作用力。

當「放下、寬恕是動詞」時,此時的「放下與寬恕」是作用力,「自責」與「罪惡感」就成了反作用力。

 

我們常常過份用力,很難相信事物的運作是可以不用力的。所以,「意志力」常被過分地強調,卻常忽略(因為為達目的甚至刻意忽略)其反作用力;而反作用力蓄積在內,然後當其太甚而爆發時,我們往往對此反撲的力道感到驚訝,而為時已晚。

 

事物有其本然的能力,例如水在高處有「位能」,水往下流產生「動能」,能量的流動或蘊含是自然的,不需用力的。就像我們坐在火車上,當火車廣播到站時,我們自然就能聽到,不需要用力的。相反的,如果擔心聽不到,時時刻刻地用力去聽,那麼之後必然會感覺到腦袋脹痛、身心疲憊。

 

療癒也是如此。我們都太急於想將痛苦移除,希望當下就能解脫。所以過份用力的結果,就會有相應的反作用力,而從一端落在另外一端。例如哀傷失落時(一端),使用理智告訴自己已經夠了,於是變成強顏歡笑,與自己疏離(另一端)。療癒本身其實就是生命能量運轉,一旦給予生命空間,能量就自然會流動,不需要用力的。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ngdoor 的頭像
youngdoor

愛、關係、與療癒

youngdo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